月光资讯网 > 疫情专栏 > 第三例确诊!新冠状病毒来袭非洲招架得住吗?

第三例确诊!新冠状病毒来袭非洲招架得住吗?

月光资讯网 疫情专栏 2020年03月19日

  尼日利亚28日宣布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该确诊感染者为一名于2月25日从意大利米兰回到拉各斯的意大利。此前,全非洲仅有两例新冠病毒感染,分别在埃及和阿尔及利亚,但埃及卫生和人口部与世界卫生组织27日晚共同宣布,在确认该国此前宣布的唯一一例感染者的最新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并且度过了潜伏期后,这名外籍人士已经结束隔离并出院。世界卫生组织本周早些时候曾,万一新冠病毒疫情开始在非洲扩散,装备不足的非洲卫生健康系统恐难以应对。

  27日,毒来袭非洲招架得住吗?埃及卫生和人口部同时在其社交上宣布“首例新冠肺炎感染者康复,埃及目前已经没有新冠肺炎”。埃及总理马德布利(Mostafa Madbouly)也表示,埃及没有任何隐瞒,在这个问题上是完全透明的。

  他还表示,在中东多个国家爆发冠状病毒后,埃及已经采取了所有必要的预防措施,包括在埃及机场和海港对所有来自国外的入境旅客进行医疗检查。

  马德布利是在开罗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这一声明的,这次会议是为了跟进应对新病毒所采取的预防措施。包括卫生、旅游和考古、供应和民航部长在内的官员出席了会议。

  马德布利补充说,内阁在26日发布了一项决定,尽快加快采购和提供预防用品的进程,并与世界卫生组织进行日常协调。

  然而,埃及传来的好消息并不能让非洲人民松一口气。世卫组织专家已经明确表示,新冠病毒在全球大爆发已经不可避免,考虑到非洲和中国市场的紧密融合,同时鉴于COVID-19(新冠肺炎)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冠状病毒到达非洲始终只是时间问题。那么,非洲准备好了吗?

  目前,至少有25个非洲国家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疑似病例,但这些病例要么仍在等待检验,要么已经呈阴性。现在,对于这种病毒的致命性以及它在未来几个月可能如何演变,月光资讯网所知甚少,但从这种疾病的传染性中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推迟疾病的并为准备争取时间是能够希望实现的最佳目标。

  幸运的是,许多非洲国家已经采取了积极的预防措施。世卫组织已经迅速确定了13个它认为感染病毒风险最大的非洲优先防控国家(阿尔及利亚、安哥拉、科特迪瓦、刚果国、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毛里求斯、尼日利亚、南非、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赞比亚),并已经加强了与这些国家每个卫生部的间协调和沟通。

  令人担忧的是,直到最近,大多数非洲卫生实验室都缺乏检测病毒样本的适当设备。2月初,只有塞内加尔和南非能够进行检测,经过卫生组织的努力,非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已成功地将这一数字增加到27个。

  同时,抗击埃博拉疫情的经验或许能帮得上忙——包括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和马里在内的一些非洲国家在过去抗击埃博拉病毒的努力中表现出了实力和韧性。为应对埃博拉危机而建立的预先建立的隔离设施可能会被证明是遏制冠状病毒的关键资产,但前提是发现病例并及时追踪,以防止广泛。不幸的是,漏洞不断的边界、第三例确诊!新冠状病经常不受管制的旅行者的持续流动、冲突、拥挤的城市和贫民窟,使早期发现变得更加困难。

  许多非洲国家的卫生系统已经在与现有的工作量作斗争,同时,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刚果国等其他国家的医疗保健系统尤其脆弱。因此,非洲能够处理另一种高传染性疾病的暴发吗?非洲紧急救援行动负责人米歇尔(Michael Yao)指出,非洲的一些国家“有最低限度的启动资金——他们不是从零开始”。“月光资讯网知道非洲的卫生系统是多么脆弱,这些系统已经被许多正在发生的疾病疫情压垮了,所以对月光资讯网来说,及早发现是至关重要的,月光资讯网?这样月光资讯网才能防止疾病蔓延。”

  目前,为了抗击疫情,非洲、各机构都做了相应的努力。尼日利亚红十字会表示,他们已经安排了100万名志愿者处于警戒状态,也发布了旅游,除非“极其必要”,否则不要安排任何前往中国的旅行,直到病毒得到更好的控制。坦桑尼亚卫生部长乌米(Ummy Mwalimu)宣布,该国已经确定北部、东部和西部的隔离中心,同时已经开始储存温度计,2000多名卫生工作者也已经接受了培训。科特迪瓦在机场安装了热成像摄像机,而莫桑比克冻结了中国游客的签证。

  同时,大多数非洲航空公司——包括肯尼亚航空公司、南非航空公司、卢旺达航空公司和皇家航空公司——都暂停了飞往中国的直飞航班,从而了受感染乘客下飞机并病毒的风险。

  然而,部分担心,非洲预防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努力可能会被埃塞俄比亚削弱,该国的国有航空公司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仍有争议地继续提供往返中国的直接服务。来自中国的游客的不断到来,极大地增加了通过埃塞俄比亚的博莱国际机场的旅客接触该病毒的可能性,而博莱国际机场作为国际枢纽的地位可能会将这种风险到整个非洲,甚至更远。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高天德(Tewolde Gebremariam)向,博莱已经采取了最大程度的预防措施,但这并没有消除人们的疑虑。

  在赞比亚,据报道,一家中资医院的员工目睹从中国返回的乘客出现发烧和咳嗽症状,但这些人既没有被隔离,也没有经过冠状病毒检测。赞比亚卫生部反驳了这些说法,并承诺公开宣布任何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

  大西洋理事会的非洲研究中心学者楚克沃克(Joanne Chukwueke)表示,现在预测COVID-19将如何影响非洲还为时过早。虽然还没有确定率,但估计在2%左右。最近发表在医学上的一项研究显示,冠状病毒患者的平均年龄为55岁,而死于该疾病的患者中80%的人年龄在60岁或以上,其中大多数人有健康问题。年轻人似乎对这种疾病的易感程度要低得多,即使感染了这种疾病,也不太可能需要住院治疗。如果年轻人真的不那么容易受到COVID-19的,那么非洲国家(平均年龄只有19岁)很可能不会经历像疾病重灾区武汉那样的灾难。事实上,这场全球危机可能成为非洲人口红利发挥作用的有力。

  但是可以明确的是,不管这种病毒的实际危害有多大,这场危机对经济的冲击可能是严重的。世界银行估计,由于2014年至2016年的埃博拉疫情,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的国内生产总值总计损失28亿美元。同时,许多非洲国家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旅游业,这可能会受到航班取消和围绕疫情的恐惧气氛的沉重打击。

广告位
标签: